返回第623章 最后一战  兵甲三国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绵竹关一战,六万余蜀军全军覆没,没有一人投降。而燕军也战死五六千人,其中包括数百白马义从,这是燕军损失最惨重的一战。

    朔风猎猎,阳光照在遍地的尸骨和尚未凝固的鲜血之上,显得格外的凄冷。

    公孙白昂然端坐在汗血宝马之上,望着面前那一望无际的尸骨,满脸的哀凉。

    “陛下,刘关张三人的遗骸已收殓。”身后的徐晃低声道。

    公孙白点了点头,问道:“吴将军的遗骸可曾找到?”

    “尚未寻到……”

    公孙白突然狂怒了起来:“给朕继续找,就算将鹿头山挖空也要寻到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徐晃应诺,刚要动身,突然见得数骑虎贲飞奔而来,翻落在公孙白身前,急声禀道:“陛下,陛下,鹿头山西崖边寻到吴将军的墓冢……”

    公孙白脸色瞬间变得激动起来,问道:“何以知之为吴将军之墓?”

    “蜀人在墓前立碑示之。”

    公孙白急声道:“快,带朕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十数骑虎贲拥着公孙白急匆匆的往鹿头山上奔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呜呜呜~

    一阵凄凉而悠远的号声在鹿头山响起,数万燕军整整齐齐的跪倒在公孙白的身后,在他们的面前,竖立着无数的坟茔。

    “蜀汉皇帝刘公备之墓。”

    “蜀汉骠骑将军关公羽之墓。”

    “蜀汉车骑将军张公飞之墓。”

    “大燕虎贲中郎将吴公明之墓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公孙白祭拜诸将之后,又以三杯水酒祭奠了阵亡将士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从白马义从那边传来一阵凄凉而悠扬的歌声。

    “岂曰无衣?与子同袍。王于兴师,修我戈矛。与子同仇!

    岂曰无衣?与子同泽。王于兴师,修我矛戟。与子偕作!

    岂曰无衣?与子同裳。王于兴师,修我甲兵。与子偕行!”

    开始是白马义从再吟唱,随后逐渐扩展到了全军,悲凉的歌声在整个鹿头山上回响着,就连那原本明亮的阳光也躲入了云朵之中,天色霎时变得晦暗起来。

    公孙白率众祭拜完将士,正要挥师直往成都时,突然身旁虎贲急报,有兵马直奔绵竹关而来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抬头望去,只见天际之处,一团黑影滚滚而来,逐渐可见得是一队骑兵疾奔而来,数量并不多,只有百余骑。

    赵云神色微变,当即率着数百白马义从纵马冲下绵竹关,迎向来军。

    来者正是大燕悍将文丑及百余骑残兵败将!

    一万五千人的燕军,终究是挡不住诸葛亮的五万无当飞军的疯狂进攻。燕军面对前仆后继、悍不畏死的无当飞军,在己方折损七八千人,斩杀敌军近两万人之后,终究是被诸葛亮攻破了涪城。

    这一战,除了兵力的巨大优势,诸葛亮有如臂指的指挥,无当飞军如同疯了一般拿命在填的悍勇,还有诸葛亮发明的精妙的连弩,以及无当飞军独有的毒箭,也是燕军落败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涪城被破,燕军依旧在城内展开殊死搏斗,但终究是寡不敌众,最后于禁只率得两三千人退往江油关,而文丑则只率得百余骑突围而出,前往绵竹关报信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乌云遮日,天地之间,弥漫着一种肃杀的诡异。

    数万燕军健儿,背关而立,目光冷峻如铁的凝视着前方。

    猎猎飞舞的“燕”字大旗下,公孙白手持九龙戟,目色沉静,延伸向东方。

    目光的尽头,滚滚的尘雾中,一条细细的黑线在徐徐的蠕动。

    公孙白知道,那是蜀人的最后一只军团,正在缓缓的逼近。

    此战之后,天下将正式一统,进入大燕盛世。

    天边的那条漆黑的线条变得更加粗重,悠远绵长的号角从天际传来,空洞的仿佛来自于另外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来军越奔越近,无数的蜀军如同一群虎豹一般狂奔而来。

    无当飞军!

    无当飞军,是一只奇特的兵马,由益州南部的蛮夷悍勇者组成,诸葛亮在数年之间平定益州南部之后,为了彻底避免南方割据势力死灰复燃,在诸葛亮主持下,蜀国不惜本钱,移南中劲卒,青羌万余家于蜀,为五部,所当无前,号为飞军。这就是无当飞军的来历。这支军队的成员到达蜀郡以后,就成为蜀国的军户,世代为蜀国当兵为生,成为职业军人。

    这些蛮军以蛮姑为舞,皆团牌披发,号啸而进,个个悍勇且悍不畏死。在历史上的诸葛亮第四次北伐,令王平以副师屯南围,自设计围司马懿于祁山。司马懿抵挡不住,索性施展围魏救赵的招数,派张颌领主力大军攻打王平孤军。尽管当时王平所部无当飞军只有三千,只有魏军的二十分之一,但这些廓尔喀营式的勇士个个誓死如归,拼死抵抗,箭如飞蝗,张颌猛攻不下,司马懿的大营却已经被诸葛亮的大军攻破了。无当飞军的战斗力,由此可见一斑,这也是赫赫有名的五子良将于禁和河北第二名将文丑,再加上兵甲天下无双的燕军,都守不住无当飞军的狂攻的原因。

    在燕军的前面,排上了一道屏障,那是战车、云梯、巢车等器械所连成,为了迅速搭建屏障,公孙白将系统仓库内的器械几乎都清空了。

    无当飞军再勇猛,也不过是步战称雄,在白马义从之前根本难以成气候,野战之中,燕军天下无敌,虽然无当飞军如同野兽一般,但是公孙白完全有信心凭借白马义从歼灭全部的三万无当飞军,可是公孙白并不打算硬撼。绵竹关一战和涪城两战,使得他损失了近两万兵马,这几乎是他出道以来之前所有战役的战斗减员之和,令他肉痛至极。

    当然,这里最深层次的原因,还是因为蜀地的山地地形,使得骑兵的作用有限,不能像在中原那般凭借铁骑横扫群雄,而且兵甲的优势也有限,不比在江南可凭系统制造的精良战舰压制敌军。

    前方设置战斗屏障,在其后的燕军几乎都是人手一把神臂弩,密密麻麻的弩箭瞄准了前方,森然的箭头蓄势待发,随时准备万箭穿空,激-射而出,毁灭一切。

    一阵野兽般的怒吼声从空气中传来,越来越近,越来越大,越来越狰狞和恐怖,仿佛来自地狱一般。

    只见数万蜀军缓缓奔涌而来,虽然都身着蜀军制式铠甲,却又明显各不相同,有的人头上插着野鸡毛,有的扎着头巾,有的剃的光头,也有人带着头盔。

    这是一只奇异的军队,虽然看似不羁,却明显散发出一股凶悍的杀气,使得这些百战燕军明显感觉到来的不是人类军马,而是一群野兽,一群恶鬼。

    只是,野兽也罢,恶鬼也罢,在强弩之前终究是空,连绵不绝的诸葛连弩也好,见血封喉的毒箭也好,射程却不足百步,而神臂弩能在三百步内伤敌,两百步之内几乎没有活口。

    所以,众燕军虽然震撼,但是并未有太多的紧张情绪。

    在众蜀军之中,高高的飘扬着一杆大旗,上面绣的不是“诸葛”二字,而是“克复中原”四个大字。

    这一刻,公孙白突然对那端坐在四轮无牌车上的那个智力100的家伙,心存着一丝敬意。

    乌云蔽日,天色突然越来越阴沉,似乎随时有大雨倾盆一般,绵竹关下的杀气直上云霄,与那乌云汇集在一起。

    呜呜呜~

    令公孙白和众燕军震惊的事情发生了。凡大军奔袭而来,前方有敌军严阵以待,就算是要冲锋,也当停下整顿队列,再按照进攻序列向敌军发起狂攻。而面前的无当飞军,虽然经过长途跋涉阵列已混乱,但是却没有半点停留,反而在靠近燕军五六百步的时候,直接向燕军发起了冲锋。

    嗷嗷嗷~

    如同野兽癫狂一般的怒吼,瞬间弥漫了整个原野,使得天地都似乎为之战栗,数万无当飞军突然发足狂奔,如同大海呼啸一般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轰隆~

    天空中响起一阵雷声,与那呼啸的呐喊声响应,大雨随时降临,而大战也已拉开了序幕。

    此刻,已容不得公孙白和燕军多想,一张张神臂弩高高的举了起来,瞄准了那如同恶鬼一般的无当飞军。

    如雷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空中的雷声也越来越响,天色也越来越黑,如同世界末日一般。

    四百步,三百步,两百五十步……

    “放箭!”公孙白蓦地举戟大吼。

    咻咻咻~

    大雨未下,箭雨已倾盆而下,一枝枝弩箭撕裂了空气,发出尖锐的呼啸声,恶狠狠的向无当军激-射而去。

    噗噗噗~

    弩箭透入骨肉的恐怖之声大起,无当军虽然体格强健,形同野兽,但是血肉之躯岂能抵挡神臂弩的恐怖劲射?就算是野兽也不能阻挡。

    嗷嗷嗷~

    一个个蜀军剽悍之士前仆后继的倒在燕军的神臂弩之下,如同稻草一般。上万张神臂弩密集的劲射,转眼间便射倒了五六千人,但是无当军没有丝毫的畏缩,依旧疯狂的大叫着向前扑击而去。

    一轮箭雨射罢,无当飞军趁着燕军换箭的间隙内,向前狂奔而行,眼看前军已奔到一百七八十步之内,第二轮箭雨又破空而来。

    第二轮,无当军再次被射杀五六千人。

    第三轮,无当军被射杀七千余人,但是已然扑到了百步之外的障碍之前,一个个野兽般的无当军纷纷举起兵器,朝那些战车、云梯、巢车等障碍物疯狂的劈砍着。

    等到前面的障碍物被清除时,第四轮箭又呼啸而出。

    第四轮弩箭刚刚射罢,敌军已在五十步之内,却已只剩万余人。

    这几乎是自杀式的袭击!

    公孙白已不及多想,战戟一举:“全军突击!”

    号令刚下,赵云和文丑已率着白马义从呼啸而起,跃马扬刀,直奔敌军而去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旁的郭嘉歇斯底里的急声喊道:“白马义从奔杀即可,不可全军出动!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